您好!欢迎访问江西省慈善总会官方网站!

  • 会员中心
  • 设为首页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新闻聚焦

平凡的“妈妈”非凡的关爱——“童伴妈妈”项目关爱江西儿童

来源: 浏览人数: 发布日期:2019-04-03 【字体:

 

让包括留守儿童在内的困境儿童获得陪伴与照顾,提升儿童福利水平,这是“童伴妈妈”项目正在达成的目标。

该项目由江西省慈善总会联合中国扶贫基金会、研究机构、爱心企业等共同发起,旨在通过“一个人·一个家·一条纽带”的模式建立留守儿童监护网络,探索有效的留守儿童问题解决方法。

“童伴妈妈”项目在江西(罗霄山片区)的100个村运作,为5万余名农村儿童提供直接服务。项目在村庄设立“童伴之家”,培训本地女性成为“童伴妈妈”,并对接多方资源为孩子们提供全方位的服务。


   

江西省就有这样一群“童伴妈妈”,尽管都是平凡的女性,但她们的责任感与爱心化作涓涓细流,温暖和滋润着乡村的孩子。

   

陈英红:

陪伴孩子获得成长

当初,为了不远离自己的孩子,陈英红放弃了外地的工作回乡。一开始,她在家教书代课,后来发现村里的留守儿童比较多,便与朋友一起开办了“关爱留守儿童家园”。

“虽然收入甚微,但是能帮助到孩子们,为外出打工的父母解决后顾之忧,心里感到无比快乐和欣慰。”陈英红说。

直到成为“童伴妈妈”,陈英红才在公益道路上真正地成长起来。

 她所在的江西省宁都县赖村村,共有大病儿童3人、留守儿童74人、低保户儿童40人。

 成为“童伴妈妈”之后,陈英红第一件事就是走访每家每户,通过村委的帮助取得了村民的信任,让“童伴之家”在村里顺利落地。陈英红每周开展日常活动,每月开展主题活动,深化对孩子的关爱服务,活动内容涉及安全教育宣传、文体游戏、心理调适辅导、家庭教育讲座以及课业辅导等。

小峰患有唐氏综合征,他有两个年幼的妹妹。妈妈在家照顾孩子,家里靠父亲在外打工维持生计。陈英红第一次家访时,发现小峰非常胆怯,于是多次家访,渐渐地,小峰有了改变,每次都主动与陈英红互动,一起玩游戏,更加阳光开朗。

 “童伴妈妈”这份工作使陈英红的专业知识水平、沟通能力得到提升。通过培训与学习,她获得了《儿童主任初级资格证书》《儿童社工培训结业证书》。因为经常写项目简报,陈英红的文字表达能力提高了,甚至在一次全国征文比赛中得到了三等奖。

“有些孩子离开村庄去别的地方上学了,但他们没有忘记我,经常回来看望我,过节还给我寄小礼物,老感动了。”陈英红说,“真心希望‘童伴妈妈’项目越办越好,给更多孩子带去帮助、温暖和快乐。”


   

黄琼:

让孩子生活在正能量环境中

 33岁的黄琼是江西省石城县琴江镇小太阳儿童发展中心的创办人,也是一名全职公益人。去年5月,她成为了琴江镇西外村的“童伴妈妈”,“我是专业社工,希望发挥所长,给村里的孩子们带来转变。”

 黄琼的这个决定得到家人的支持,这份工作也让全家人觉得快乐满足。

西外村共有25个村小组,农村户籍人口3861人,0-18岁儿童1011人,其中留守儿童48人,残疾儿童4人,大病儿童1人,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儿童126人。

 此外,很多孩子随着父母进城务工而成为流动儿童。父母工作时间长,缺乏时间陪伴孩子,孩子们面临社区融入问题及学业困难,迫切需要关爱保护。

截至今年1月,黄琼共入户走访了824名儿童并建档。她在节假日开放村里的“童伴之家”,开展多种日常活动及主题活动,目前共计服务人次1790人次,为2名困境儿童链接资源、提供福利。

今年5岁的小妃先天失聪,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弟弟。因为听力障碍,她没有办法融入到孩子圈。黄琼多次到孩子家里家访,告诉孩子妈妈植入人工耳蜗的最佳年龄是5岁之前,鼓励她尽早去医院咨询。现在小妃妈妈已计划给小妃安装人工耳蜗,正在等待医院配型。

 同时,小妃马上面临上小学的问题。黄琼向小妃妈妈详细介绍了当地特殊教育学校的情况,还请了学校的老师和自己一起家访。在她的努力下,小妃妈妈决定克服困难送小妃上特教学校。

在服务孩子的过程中,黄琼有着自己的思考。“我希望加强儿童保护和权益保障,远离家庭和社会暴力,国家能够制定更加完善的儿童保护政策,加大侵害儿童权益行为的打击力度。同时,净化社会环境,加强孩子们的思想道德培养,让孩子生活在正能量环境中。”

   

唐清英:

我的世界因孩子更幸福

32岁的唐清英家在江西省安远县赖塘村,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妈。原本,她和丈夫在浙江省务工,有一份不错的工作,为了给孩子更多陪伴,夫妻俩回家经营一家五金店。

赖塘村有181位儿童,其中有76位留守儿童和19位困境儿童。成为“童伴妈妈”后,唐清英决定用自己的方式给予他们关爱和帮助。

村里有个13岁的“困境儿童”小凯,上小学六年级,父母离婚,父亲服刑,跟爷爷奶奶生活。老人总是唉声叹气 ,因为经常有人来家里告状:“你家小凯把我家东西偷了。”“你家小凯把我孙子打了。”“你家小凯把我家禾苗拔了。”……

唐清英在安静无人的地方与小凯交流,尝试打开孩子的心扉;打电话给小凯学校,了解小凯在学校的情况,并让老师多关心和帮助小凯;与爷爷奶奶的沟通,告诉他们打骂解决不了问题,孩子需要更多关心和爱。

“每次跟小凯说话时,他都不敢看我。我却能感觉到他并不是别人眼中的坏孩子。”在唐清英的关心和鼓励下,小凯变得阳光、乐观、积极向上,村里再也没有关于他的“流言蜚语”了,爷爷奶奶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。

唐清英的工作依托于村里的“童伴之家”,孩子们在这里发生了明显的变化。唐清英每周会开展两次以上的日常活动,每月至少开展一次主题活动,教孩子们唱歌跳舞,他们也可以自由阅读、写作业。家人再也不用担心孩子们到处跑发生危险了。

芳芳和林林姐弟俩都是留守儿童,父母在广东省打工。每年春节后父母出远门时,姐弟俩就抱着妈妈大哭。

“童伴之家”开放后,唐清英邀请姐弟俩来参加活动。渐渐地,姐弟俩成了她的小助手,每次开展活动,弟弟帮忙准备道具,姐姐帮忙拍视频和照片,姐弟俩的笑容也越来越灿烂了,爸爸妈妈在外面也放心多了。

有一个周末,孩子们在“童伴之家”的院子里用粉笔写下“童伴妈妈,我们的妈妈;童伴之家,我们的家”,这让唐清英十分感动。

“我知道这是孩子们内心深处的声音。”唐清英说,“我的世界因为有了这些孩子变得更加幸福。” (人民政协报 顾磊)